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第九章:自學可成詩人 3/14/2019 11:49:10 PM

附錄2:陳新雄近體詩格律 3/14/2019 11:41:00 PM

附錄1:詩學的基本常識 3/14/2019 11:32:13 PM

第十章:詩的高妙與評詩 3/14/2019 11:27:42 PM

第八章:古今詩人的評析 3/14/2019 11:22:15 PM

第七章:詩人特質 3/14/2019 11:16:18 PM

第六章:好詩的構寫 3/14/2019 11:12:29 PM

詩 師(代序) 盧國才

 

許之遠老師《詩與詩人》的增訂本,即將出版;以其鑽研詩學逾半世紀,行文精準而意達,儒林應添一卷好書。他毫無保留將作詩心得與同道分享,為詩國薪火相傳之心至明;兼論詩人,揚詩人之特質,發前賢之潛德幽光,以砥礪存心,相期互勉亦明甚。

    我生逢亂世,幼而喪父;十七歲離開柬埔寨,隻身浪跡越南、泰國,廿七歲定居加拿大。自知先天不足,只以勤補拙,在收入有餘時,大量買書,刻苦自修,並向各地報紙投稿。1987年因投稿多倫多《快報》,而初收到許老師回函,彼此雖素未謀面,然自此後信件往返頻密。許老師將收到之函件影印後,有逐字修改,或逐句評點,再寄回來。囑咐熟讀《詩經》、《楚辭》,並列出必讀之數十名篇古文;我敬謹受教,而幸得列門牆。以後多次前往拜會,獲贈書畫,轉眼近卅年矣!此後,許老師每來滿地可,都到舍下小住。師徒把酒,徹夜長談,或面授詩學,偶興到還即席揮毫,題字作畫,不一而足,鴻爪之留,堪慰平生,彌為珍貴。

    近月抽空整理許老師書信,竟達數百封,我逐一打字,再能細味其教誨:「得經師易,得人師難!」人師不但傳經,還須解惑。許多做學問的功夫,做人的道理,都有他的卓識。他說:得道如得門路,知入門處,才可直跨門檻,終於登堂入室;否則一生只做門外漢。在許老師的不遺餘力的教導和扶持下,我從新詩到舊體詩,從文章到歌賦楹聯,從書法到繪畫,他一絲不茍,點滴傳授。而更重要是氣節和人格的完整啟示,親書孔聖「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相贈。2010年,在許老師提名、鍾鼎文師公的推薦下,經過評委的審核,美國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楊允達院長,在台北第卅屆世界詩人大會上,代表該學院對我頒發榮譽文學博士學位。

與許老師約三十年的師生情誼,彼此建立在一個「真」字上面。他對我文學創作、特別是詩詞方面的影響甚大,常一針見血指出錯處,毫不假飭,亦不故弄。他對我處事做人,啟發很大,時以「道德勇氣」為經,以「澹泊無求」為緯,教導我頂天立地、有守有為。猶憶1989年,許老師與余光中等詩人來滿地可出席世界筆會,我們多次相聚,從談吐中知道許老師不畏強權、剛正不阿的性格,對他由衷欽慕。後來他到台北出任立法委員,百忙中不忘給我寫信,而且每封信都是密密麻麻數紙,從古文自修,到元遺山詩詞;從立法院一千三百多次咨詢,到他的詩書畫個展在台北揭幕。雖然我人在加拿大,但一直非常關注許老師的起居與安危;後來他調任香港華僑旅運社董事長兼總經理,成了台灣駐港、澳僑務最高負責人,也沒有停止過給我來信。

     許老師退休後返回加拿大,我每年多次赴多倫多,多數住在他的府上,雖沒有西窗剪燭和巴山夜雨的古人情景,但師生暢飲,通宵促膝長談,比剪燭和聽夜雨快意、詩意。我之《泣歌》新詩集,經他細心校正、擬書名、題簽、作序。這本現代詩集,以後亦成為我送審著作之一。1999年底,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老師將其多年研究舊體詩的心得傳授,並經常給《詩壇》詩友作品評點,還多次來滿地可出席詩會雅集,為詩友題詩、贈字,並作《如何能寫出好詩詞》專題演講,成為詩友們心目中名副其實的詩師。20045月,時值逢他七十壽慶,我舉家赴多倫多祝壽,並以《壽星明》賀詞刊登於報端。2011年秋,我與老師一起去美國威斯康辛州肯諾沙市,出席第卅一屆世界詩人大會,並與楊允達院長和世界各國詩人相聚,師徒相處一週,同宿共飲,月旦人物,談詩論韻;他寫下一系列組詩發表於2012年中秋,他又為我寫《詩詞聯十詠長卷》,作為我六十初度禮物,乃余一生中最珍貴之墨寶,師尊揄揚存心,更何須言!「詩壇」

的合訂本、我的詩集,請他寫序的多,從未拒絕,至感高義。與師座之師緣,千絲萬縷,可以寫一本書,非三言兩語能概述。我此生最大的心願,是希望有機會為老師寫《許之遠傳》,記其為學之勤奮、縝密不苟,精博所少見;其人格之完整、清廉耿介,可為世風。

    欣悉許老師新書即將付梓,又喜接師諭:「這本書的序,都交由你處理。不另自序。完成我一貫對你揄揚的心意。如果你讀過蘇東坡手書的寒食帖,他就要弟子黃庭堅(山谷)在同手卷後寫跋,黃知老師的心意,在有限的字數中,認為自己的法書“在無佛處稱尊”。拿捏分寸,妙到顛毫,既尊師亦能自佔身分。故寒食帖是名師高徒手卷。你從這立意出發,必能自立崖岸,余厚望。」

今歲欣逢師尊八四大慶,婉拒弟子等與親友祝嘏設筵之請,只檢出年來《論詩與論詩人》二十五篇重新結集、增訂作自壽。蒙師尊過愛,先得讀全卷,乃不忖自陋,奉此蕪詞,敬呈讀後之感,聊表期頤之預頌。

 

                        受業盧國才2018416稿於滿地可無墨樓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