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第九章:自學可成詩人 3/14/2019 11:49:10 PM

附錄2:陳新雄近體詩格律 3/14/2019 11:41:00 PM

附錄1:詩學的基本常識 3/14/2019 11:32:13 PM

第十章:詩的高妙與評詩 3/14/2019 11:27:42 PM

第八章:古今詩人的評析 3/14/2019 11:22:15 PM

第七章:詩人特質 3/14/2019 11:16:18 PM

第六章:好詩的構寫 3/14/2019 11:12:29 PM

歷代名家書論、法帖 【三希堂名家法帖版本】

 

歷朝法帖編選序

中國碑帖刻本,流傳坊間至多;真偽與良莠雜陳。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間,以美總統尼克遜破冰之旅首訪大陸,興起「中國熱」。日本當時經濟興旺,民間文化企業到大陸搜購中國文物不遺餘力。香港的文具店字帖亦被爭購一空。文化人總有一份維護故國文物的情懷,我也去收集能力可及的文物。由於喜愛書法,搜集的字帖和書法相關的書籍;在海外來說,恐怕少有書家可及。

這些年來,日本文化企業相繼出版中國字帖,都很精美,用中國文物賺中國人的錢,真令我們汗顏。前歲,香港《星島晚報》主編、書家胡爵坤先生贈我的日本「二玄社」精印限量版八巨盒共八十三冊,應是中國歷朝書家碑帖最全面搜集的版本,彌足珍貴。此外,曾任多倫多家庭法庭「行政總監」的萬華清先生,逝世前約半年,親送到舍下,當面贈送我的《御刻三希堂石渠寶笈法帖》精裝四盒共三十二卷。這是清帝乾隆命「儒臣詳慎審定」的「御刻本」收集故藏本自漢魏鍾繇太傅至明董其昌法帖,應無贋品之誤。我與萬、胡兩公忘年垂交四十年,長者風儀與過愛。於本書付梓之日,特書其恩義,亦誌不忘其傳薪之意。

本書附編之法帖,乃全部採用《御刻三希堂石渠寶笈法帖》本,以其經乾隆帝‘命儒臣鑑定’,不會誤導之故。俾讀者欣賞與臨摹;讀帖之時,可細意名家筆意神彩、結字與章法,潛研默悟,當有裨益。而此法帖所未載之名家,如其書道之論述精妙,亦錄其語;則東漢蔡邕以來,迄清笪重光、包世臣止;重要書論大致已在。

所選之名家法帖,有書者直接「論書」;亦有間接由其他書家道出精要。都經編者研讀篩選;並盼能結合本書各項論證,參悟有為,同對書法、書道之弘揚;結伴同行之切望!

先考棄養歷二十五年,以侍杖履之時日不多,所存遺墨亦不多;今只刊數則作人子追思之念,有待以後之續刊。作者不忖自陋,又以名家在前,選若干舊作濫竽末頁,非敢自炫,乃附驥之意云爾!

我收藏名帖的過程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開始,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提出:無條件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這就是當年所稱的〈加拿大模式〉的來源。《中國熱》被炒熱了。中、加正式建交後,一九七四年間,中國應加拿大國家展覽館(CNE)的邀請到多倫多展出,當時〈文革〉尚未結束,運來的工業產品供展出的不多,比不上舊陶瓷、花瓶、玉石古玩。而當時多倫多華裔人口有限,消費力也弱。展出結束,展品由當時最大的伊頓百貨公司承接,在公司內設専櫃銷售。還是少有問津,不久宣告關閉,我趁在關閉前買了一部分。但從來就沒有想過藉此圖利,只當作愛好而收藏;還送過一個龍茶杯給寫馬的書畫家葉醉白,因他常在所畫的奔馬題:〈天上有龍誰能識〉句。在當時,已聽說日本人到大陸搜購中國文物、書畫了。

美總統尼克遜訪問中國,《中國熱》再度煽起,港、臺兩地連字帖都被日本人買光了。我當時對中國書畫並不専精;亦沒有鑑古的基本能力;只想稍盡文化人保存國故文物的責任,每趁到港、臺之便,靠朋友的推介,買了不少古書、畫家的手跡和書帖。後來給専家鑑定,除印刷的書帖,原作十九屬贋品。那種被騙的難堪,不但金錢的損失;一向視為心愛的珍藏品,被指為一文不值的假貨;那種難堪的滋味,真是痛入心肺!唯一安慰的,是坊間普及的歷代名家書帖的單行本,大多收藏到了。大部頭精印的也不斷的徵集;如台北故宮精裝的歷朝書畫三大盒共九大冊、三希堂法帖四巨冊、書道全集二十七冊;又得書家胡爵坤丈從日本購到《書跡名品叢刊》(二玄社精裝)八盒共八十冊名書碑帖,先轉運香港而後運來送我;這是中國歷朝名書碑帖,日本出版社就偏偏不寫〈中國〉兩字。這八十本精印帖,起自漢封龍山谷的張壽殘碑至清代,包羅前所未得的。胡丈的割愛高誼,令我嗟嘆感激。有了這些藏品,使我能坐擁百城;人以身居崇楼廣厦、手握權杖金盆為榮,我以寄身左圖右冊、手執一卷為樂。其後我尚收藏久經鑑定的真跡原作有:文徵明十六、七尺的長卷(風入松引十詞)、蔣中正收藏過後轉贈李宗仁之張瑞圖上下聯、楊草仙草書大中堂,和一些古今名家書畫、扇面和冊頁。張瑞圖那對聯,在其出生地的紀念館也有同樣的一對,我特地為此遠遊,看到連簽名的位置都一樣,皮相也有七八分相似,但匠氣逼人;出於庸筆,和張的原作渾厚而雍容、妍潤而遒勁有別,且運筆多處失控,和大書家如張瑞圖級數相差太遠了。紀念館將它作為鎮館之寶,比我初期事收藏的眼力還差,當場令我絕倒!

由於初期被騙買入書畫贋品之痛,從此我閱讀歷朝中國書畫家相關的生平事蹟、作品、師承、技法、風格;至今尤樂此不疲。在研究中自習各家筆法。並跟隨好幾位收藏家對書畫、文物學鑑古。但我從未以書畫為謀生專業,只作業餘遣興,因此在技法上還算不上精練,惟經四十年來的收藏、閱覽、研究;實驗與省悟,對中國書道、畫道的體悟,區區不敢多讓。

中國書畫,自大陸重新對國粹的重視,又引起國內與海外學習和提倡的熱潮,這是可喜的現象。為使學習能準確了解書道、掌握書法;節省時間不走寃枉路。先將《書道與書法精要》出版,以期有助此國故的推廣與傳承;尤望書家教正。本書分兩部分,以下為第二部分;所選之法帖,共二十五位明代以上、魏晋以下之名家,大致有名家之代表性;俱出於〈三希堂石渠寶笈〉版本。書論取材亦相同,但擴及其他書道典籍之論述;每多註明出處。讀者亦能博覽名家書論。為方便讀者查檢,以朝代分集;先刊書論(文字);使讀者先有書家印象,然後刊其法帖作見證。而法帖之大小,依三希堂版本之比例放大或縮小。因此,同一法帖,其中首頁有比其次者較大,是首頁行數少,可以依原來大小影印,其它行數多者,只好按比例稍縮小。故有同帖而首頁字體較大之原因。


魏晉

一、  鍾繇

鍾太傅(繇)書流傳者,有戌路力命諸帖,而薦季直表尤高古淳泊。葢鍾書全以隸法行之,非規規矩矩楷書也。(三希堂法帖)

二、  王羲之

王羲之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閣。(梁武帝語)

《快雪時晴帖》晋王羲之之書…今乃得見真蹟,臣不勝欣幸之至。(元趙孟頫)

王右軍快雪帖為千古妙蹟。(三希堂註)

是帖筆法圓勁入神,如游龍夭矯,非鉤摹家所能彷彿。(同上)

《蘭亭》雖是真行書之宗,然不必一筆一畫以為準,譬如周公、孔子,不能無小過,過而不害其聰明睿聖,所以為聖人。不善學者即聖人之過處而學之,故蔽於一曲,今世學《蘭亭》者多此也。魯之閉門者曰:「吾將以吾之不可學柳下惠之可。」可以學書矣。(黄庭堅)

觀右軍此書如對古尊彜…自然塵濁浄盡,道心堅固。

右軍袁生帖…古韻穆然,神采奕奕。同時以右軍快雪時晴為墨池領袖。

《曹娥碑》正書第一。(趙孟頫語)

筆勢清圓秀勁,眾美兼備。古來楷法之精,未有與之匹者。(三希堂語)

唐初,二王筆跡猶多,當時學者莫不依仿,今所存者無幾。然觀歐、虞、褚、柳,號為名書,其結構字法皆出王家父子,學大令者多放縱,而夕羲之投筆處皆有神妙。予嘗謂篆、隸、正書與草、行通是一法。吳道子善畫,而張長史師其筆法豈有異哉。然其精粗,系性之利鈍,學之淺深,古人有筆冢、墨池之說,當非虛也。宋·蔡襄《宋端明殿學士蔡忠惠公文集》卷三十四近世篆書,好為奇特,都無古意。唐李監通於斯,氣力渾厚,可謂篆中之雄者。學者宜如此說,然後可與論篆矣。長史筆勢,其妙入神,豈俗物可近哉?懷素處其側,直有僕奴之態,況他人所可擬議。張長史正書甚謹嚴,至於草聖,出入有無,風雲飛動,勢非筆力可到,可謂雄俊不常者耶。顏魯公天資忠孝人也,人多愛其書,書豈公意耶。閩中無佳石,以堅木刊字,往往有予筆跡,模刻多或失真。自今年來眼昏,求書者一切謝絕,向時子弟輩多蓄予字,皆為人持去。余有澄心紙百幅,李庭珪墨數丸,皆人間罕見者,當作諸家體以傳子孫,其餘非故人不能作手書,子弟輩得余書者當自收之。每落筆為飛草書,但覺煙雲龍蛇,隨手運轉,奔騰上下,殊可駭也,靜而觀之,神情歡欣可喜耳。《蘭亭》模本秘閣一本,蘇翁家一本,粗有法度精神,其餘不足觀也。石本唯此書至佳,淡墨稍肥,字尤美健可愛,或雲出千河北李學究家,今王公和所藏也。《瘞鶴文》非逸少字。東漢末多善書,唯隸書最盛(今八分)。

 

三、  王獻之

王獻之:大令此帖,米老(元章)以為天下第一。

神韻獨超,天資特秀。(張懷瓘語)

大令《送梨帖》:〈君家兩行十一字,氣壓鄴侯三萬籤。〉(蘇軾語)

晋王羲之書法入神,一傳至獻之而筆法似之,豈一家授受有專門之秘,不然,何千載而下,竟無有能似之者。(陳從龍語)

大令書法外拓而散朗多姿。(太原王野)

大令草法殊迫伯英,淳古少可恨,彌覺成就爾。所以中間論書者,以右軍草能品,而大令草入神品也。余嘗以右軍父子草書比之文章,右軍如左氏,大令似莊周也。由晉以來難得脫然都無風塵氣似二王者,惟顏魯公、楊少師彷彿大令爾。魯公書今人隨俗多尊尚之,少師書口稱善而腹非也。欲深曉楊氏書,當如九方皋相馬,遺其玄黃牝牡乃得之。(黄庭堅)

 

  鍾繇法帖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