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第九章:自學可成詩人 3/14/2019 11:49:10 PM

附錄2:陳新雄近體詩格律 3/14/2019 11:41:00 PM

附錄1:詩學的基本常識 3/14/2019 11:32:13 PM

第十章:詩的高妙與評詩 3/14/2019 11:27:42 PM

第八章:古今詩人的評析 3/14/2019 11:22:15 PM

第七章:詩人特質 3/14/2019 11:16:18 PM

第六章:好詩的構寫 3/14/2019 11:12:29 PM

46、人間完美的天使──司徒佩芬女士

 

人生百年,修短隨化;都有結束的一天。驀然回首,能不負忝生,又能回饋社會、造福人群,德澤長流,不枉此生,做一個人間的好榜樣;其來有自,其去如歸。留駐的光陰雖短,天國的平安却是永恆;回視人間的足跡,對一個虔誠教徒來說,信已招花微笑。也許就是佩芬女士的天使形象、實質走過的人生吧!

一九七四年,佩芬女士生於渥太華一個傳統的華僑家庭,又是長女,很得雙親的鍾愛。可惜快樂的童年生活不長,六歲喪父,懂得一切要靠自己努力;從幼稚園到小學校畢業,都是班上前茅的得獎者;老師要的作文,她不只交一篇,一題可以連寫好幾篇,老師還得請她的母親,要她不應超寫。到中學畢業,得銀牌獎:大學到多倫多大學就讀,一九九七年畢業得金牌獎;成為專業物理治療師(Occupational Therapy)。她在學生時代,就希望到 Toronto Rehabilitation Institute,由於她的成績好,畢業的第二年,她就被聘到那裡擔任治療師了。正如她的大學導師說:〈我未見過有這樣認真的學生。佩芬是 The best of best。〉

佩芬工作的醫院,也是〈多大〉醫院的附設,她心無旁鶩,一做便二十一年了,由於她的專業認真,被公推為多倫多物理治療師公會的評審至今。其受人尊敬有如此者。同事說:早上上班,從來是第一個到位;二十一年不變。以後,她又到多倫多大學兼課,至今未停,她的認真和追求完美,每令人感動。

她逝世的前兩天,有一位墨西哥來多倫多治療的病人,回國後還寫信醫院,盛讚佩芬的醫療精到,使他的宿疾徹底治好。這封感激函,都使醫院同人感奮,但佩芬已經看不到了!

佩芬的母親說:她每天早上三時便起床工作。今年在〈多大〉的全年授課進程,她在開學前已全部準備好,預備本學年(2018)的九月四日,長假期過後的第一天,學校開學了。她像平時一樣,送兒子上學,眼看他進入課室。她走到校門之前,突然覺得暈眩,被入口職員看到,把她扶住坐下,已立即電救護車送當地醫院;但醫院急症室說:腦出血不是局部,已全面延漫大腦全部,家人還是希望到較大的醫院去。於是轉到較大的去,還是一樣的答復,於是又轉回原醫院。到此已過了中風黃金時期;其實開始就全面溢血,沒有急救的黄金時間。

我接到報訉時,正在私人診所治療足疾。佩芬的母親是我的幼妹,她說佩芬中風了!我還安慰她,中風已常見,及時止血急救,應該可回復正常,但她已哭着說,這不是小出血,整個腦部已全溢滿了,醫院宣告救不了。我們兄弟姊妹六人(三男三女),我居長,佩芬是我寵愛的甥女。佩芬有兩個暑期,在學校宿舍關閉時,留宿我家,我的兒女都比她長,這是一個機緣,令他們和佩芬成為最親密的表姊表兄。佩芬之喪,他們的難過,我是深深感到的。

佩芬有天使的完美和圓滿的人生。正如做母親的幼妹說:佩芬活得精采而完美。神以為她留在人間已做了好榜樣,她應該回天國了!何況還有人等着她去挽救!原來佩芬早就安排身後的器官,全部捐出救人。醫院一看她的醫療咭就知道;因此一直以氧氣供應她,到一切安排、接觸好,才動手術將器官轉換。不久,幼妹接到醫院的通知:佩芬的器官,已分別成功移殖四個急需的病人了。完美的天使,她完美的救人情懷,在她的祝福中繼續留在人的身上,這種神奇的完美,使四個人恢復生命的喜樂;多倫多大學和她工作的醫院,同時以她的姓名設立永遠的獎學金,獎勵成績優秀的學生。她在天上微笑了!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