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第九章:自學可成詩人 3/14/2019 11:49:10 PM

附錄2:陳新雄近體詩格律 3/14/2019 11:41:00 PM

附錄1:詩學的基本常識 3/14/2019 11:32:13 PM

第十章:詩的高妙與評詩 3/14/2019 11:27:42 PM

第八章:古今詩人的評析 3/14/2019 11:22:15 PM

第七章:詩人特質 3/14/2019 11:16:18 PM

第六章:好詩的構寫 3/14/2019 11:12:29 PM

43、文人身世與國運

 

      記起近代詩人戴君仁老師寫過:「寂寥身世生前酒,零落親朋曙後星。」作者強烈的傷感,令我掩卷,因此歷久下忘。馬齒徒增,匆匆由壯及老,有時離家,歸來每聽到:誰又謝世了!回味前兩句,頗添無常之感,有一些比自己歲數還少的朋友,更棖觸余懷。怪不得有人說:「棺材是不論年紀的!」人的無奈又能如何?

        袁子才最豁達,他未死的時候,就請人為他寫輓詩,又以先睹為快,竟然「處處拍門催輓詩」,真是〈大吉利是!〉能「置個人死生於度外」,也確是不易。雖然毛澤東曾譏笑文人是牆頭草:「嘴尖、腹空、根基淺」,恐怕只限於中國的文人。在威權人物看來,是個無法造反的酸秀才。也難怪一般社會人士看不起,別的不說,以稿費論,一篇文章值得幾文錢?自給不足,何況養妻活兒!甚麼「文化大國」,說說還可以,與事實相去甚遠,連文化部都不設,會重視文人的作家嗎?大陸雖算有個文化部,卻是審查、管理文人作家的多,而重視、獎勵的少;說不定還是文人作家頭上一個金箍罩!中國政權人物看不起中國作家,是很有理由的。

        中國文人作家地位的低落,自己也須負上部分責任。過去在專制的封建時代,「君子群而不黨」,文人無法結集力量和權力爭取,運氣好的還算是「文學侍臣」,也不過是個錦衣玉食的臣奴;不好的,除了「頭巾氣」又還有甚麼作為?過去怕結黨造反的罪名,還有「保全性命於亂世」的藉口;如今結社有憲法保障,沒有殺頭抄家的危險,文人作家也有筆會,文藝、文化之類的組織,就是沒有結集力量,有報刊登出作品,已是編輯先生厚我,那會有膽量聯合起來,向報刊要求合理的稿酬?許多中國報刊賺錢,有大部分是作者的心頭血的;但從來沒有一個報刊的老闆有這種感覺,懦夫是沒有人尊重的!文人作家不去爭取,包括編輯在內,以致每個賺錢的行業都有獎賞,文人作家連普遍行業的員工都不如,甚麼「以文載道」?近世都成文人自我解嘲的笑話。  除了自己迂腐相信以外,誰會相信?除了大陸地區尚未充分變成市場經濟外,台灣、香港和海外報刊市場,早已資本主義化,照理文章叫座的作家,應該按值支酬,但事實除極少數特約「名作家」,都是-律論字計酬,菲薄不忍言。究其原因,作家沒有結集力量去爭取,散兵游勇是不成氣候的,誰會重視?

        文運關乎國運;精神生活豐富的家園,必然是個文明先進的國家。中國近二百年喪亂,歸根結柢,文運衰落之故,主因乃沒有尊重文人作家的觀念。更有才情的作家,必須另覓生計,不能專於所業;文化大國於是淪為文化沙漠,豈不可哀!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