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士生喪亂之世,遂有無可訴之懷;或恣情慨憤,狂歌當哭,自憐亦復憐天下蒼生之不遇

也。或韜光養晦,寄懷詩文,為乾坤留清氣,以待明時也。叔祖諱廷藻,父祖輩有望其為

廟堂之翰藻亦明矣;家譜號會禮。緣出上祖諱德業誥封中憲大夫一系。上祖生六子,二男

諱有容;即叔祖之高祖也;父諱榮芳,字苕溪號珩章,亦讀書積學之士;生子女十人,叔

祖昆仲雁行第四也。

德業祖之六男,幼子諱奇雋,號竹湖,舉同治年間進士。自此以後,吾家功名鼎盛,至

光緒廢科舉,四十年間尚有舉人九人、拔貢三人、秀才十三人。近代詩人吾粵才子梁寒操

,為竹湖公撰《尺蠖齋詩文集》之序,譽吾家為粵之讀書種籽也。奉旨立《中憲家廟》,

唯開平所僅見也。

叔祖生於戰亂之世,時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國父在廣州建立軍政府護法,內亂頻仍

。年僅十六,叔祖須自謀出路,到香港成西餅學徒。學成返鄉,為家族米舖管理;與德配

羅夫人仙桃成婚。生子女各一,長男不幸早喪,遺長女劍琴。一九四六年再出港創業西餅

店,遇車禍。結業返鄉休養。翌年德配身故,娶繼室羅夫人寶珠,生三子,長次二人早殤

;羅夫人今尚健在,與幼子志英在鄉共守家業焉。叔祖於一九四八年又再至香港謀生,次

年,大陸建立新政權,以時局動盪留港;娶林夫人梅君,生二男一女。計叔祖所出而於今

尚存者,依次為長女劍琴、次女劍英;長男華英、次男仲英、三男志英。叔祖於一九五八

年始重履故鄉。自營香港木箱生意;至一九七零年始結束。

叔祖酷愛文事,且工於詩詞。著有《唱酬雅集》手抄本,經其長子華英兄送來,余得奉

讀之餘,以為梁翁喻吾家為粵之讀書種籽,實有據而非過譽也。余曾受聘為國府教育部全

國文藝獎(古典詩組)評審委員多年。當知此集之水準也。惜存於鄉間,叔祖囑其在鄉之

幼子志英拆頁寄出,收到者屬漏網之魚,手抄本有記:〈文化大革命,紅衛兵逐家搜查,

文籍盡毀。〉卷末有:〈民國五十六年漏網。〉其手抄本全集當不只漏網之數,而其吟詠

,是否至民五十六年(一九六七)而止。亦難稽考矣!嗚呼!亂世文物劫火,豈只個人不

幸哉!叔祖雖出於詩禮之家,然生於亂世,幼年在鄉入私塾就讀,能奠國學深厚基礎,非

天賦過人,難以致此。後轉入正規學堂亦僅兩年,十六歲即出而應世。其文詩學養,全靠

自習自悟工夫也。兹依次選錄不同年代作品稍註,以見叔祖生平志事、品性、文詩造詣,

為我德業上祖敦愉堂子孫族人告:

《許廷藻唱酬雅集》卷首,有作者自序,開宗明義:〈生也有涯,何徒自苦。事非如意

,聊賦閒情。〉生於百年喪亂末世,雖已鼎革,而內有復辟與軍閥相尋,外有日本壓侵之

逼,處此橫逆,叔祖豁達為懷,以文詩自鳴。而〈義歸乎翰藻,故以詩自鳴者哉。〉亦可

知其體會父祖取嘉名之意,仍以廟堂翰藻自勵也。君子儒坦蕩不戚然於內,〈豈能諂笑,

何當任性放懐,藏鋒養志以待明時。〉可知其伏櫪之心,志在千里甚明矣。選錄詩詞依時

序如次:

〈夢雨影記〉(集中最早兩首絶句)

綠樹陰濃夏日長, 樓台倒影入池塘。水晶簾動微風起, 只愛南來一味涼。

小病經旬雁到稀, 相思春雨夢魂飛。華堂忽見驚鴻影, 先向心頭較瘦肥。

註(許之遠註,下同):早期詩作已見功深。‘一味涼’鄉語入詩,令人眼前一亮。

〈書懷〉(與國華丶翕等唱酬選五律一首)

遍地烽煙急, 從戎筆慨投, 神州悲慘淡, 敵愾應仇讎。 壯士心常耿, 英雄志未酬, 中原無凈

土, 回首意悠悠。

註:時在全面抗日戰爭中,作者有投筆從戎意,因故未能,心常耿耿。

〈暮春有感〉七絶一首

九十春光一樣新, 問花誰是惜花人。題紅愧乏江郎筆, 不稱今朝詠此春。

註:詩味撲面而來。言愧無江淹神筆,意實不讓江郎專美也。

〈調思嘉客〉選詞一闋送黎君遠行

一片平蕪盡化詩, 黎郞未見我蕪詞, 晚風荏苒闌珊意, 樹影依依別後肥。 人靜寂, 思離披,

浮生清興會何期, 落花乳燕飛飛去, 又帶斜陽墮水湄。

註:詞貴婉約,此詞有顧盼生情之妙。

〈回穗〉五律一首

痛定還思痛, 持杯酹尉佗, 中原初洗甲, 同室漫操戈。誰上長沙策, 空吟屈子歌, 東山歸計好,

其奈眾生何!

註:時在抗日戰爭勝利未久,內戰又起,作者用賈誼赴長沙弔屈典,嘆己未遇時而賦歸

〈同學會上〉五絶句一首

烽火十年別, 魂夢隔春樹, 一醉盡餘杯, 相逢忘世慮。

註:戰亂十年一叙,不醉何待!寥寥二十字,道盡亂世故友難叙。

〈民國三十八年再過黄花崗感〉七律一首

  紅羊劫後又登台, 未見黃花嶺上開, 今古興亡棋一局, 是非功罪塜千堆。雲封廢壘苔侵碣,

魂返青林血作灰。三十八年回首處, 西風殘照有沉哀。

註:即一九四九年事變,作者弔黄花崗烈士墓,藉舒興亡,真史筆也。

中共建政之初,運動頻仍。德業祖子孫以功名簪纓,成望族已歷八十年(竹湖成進士起

家至人民共和國成立1869—1949),每為邑人擁成鄉紳父老者多,惟族人藩衍甚速,又經

戰亂,家業多中落者,然新朝清算前代,每被劃為地主富農;或經商者,又成為資本家。

叔祖出港後焉敢返鄉,又不知何年月歸故里。因在港另成家室,繼承家業香燈,乃時局使

然也。至時局粗安,便能還鄉照顧在鄉妻兒,直至在港子女長成,至七六年始告正式退休

。從出道計歲,艱辛奔波亦四十二年矣。長子華英兄聰敏過人,以桎梏家境,終能出人頭

地,先後獲香港大學學士、商業管理碩士,受聘為加拿大著名科技工程師及重要部門主管

;弟仲英留學英國為專業工程師;幼弟志英在大陸,營運輸業日新月盛;均叔祖及身而見

,欣慰可知。華英、仲英昆仲先後於一九八九、九零年移民加拿大,而幼女劍英已出閣;

至林夫人於一九九三年逝世,華英兄弟接叔祖來加就養。得享在加兒孫天倫之樂凡十一年

,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安祥應召修文,返歸道山。在加子孫俱侍在側,與林夫人卜喪於安大

略湖畔福地之陽,春秋享壽八十有六。子孫榮昌,均卓然自立,有聲於時;今華英昆仲又

檢出叔祖詩詞手抄本,議印行以遺子孫;出示並索序與封面題字於余;噫!秦火尚有未燒

之書,而開平高陽敦愉堂之子孫,歷經劫難尚詩禮以孝悌傳家,天理必再興,吾不疑焉。

歲次丙申(二零一六)族裔孫許之遠(家駒)謹序


(華英按:之遠兄曾任國府立法委員、駐港、澳代表。)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