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我有一位〈台大〉老師, 也算得上是中華民國黨國元老,曾任教育部部長的黃季陸先生, 我修他的「三民主義」還沒有什麼特別印象; 但我調訓到木栅夏令營時, 有幾堂講「總理行誼」, 講他認識孫中山先生所親見親聞的故事。親身的體驗, 就多了身體的語言。他的四川腔國語本不難懂, 但他幽默的言詞再加上身體語言的配合,可說繪聲繪影就更動聽。他面相慈祥, 很像笑口常開的彌勒佛。他的學問淵博, 辯才無礙, 而且沒有老人的八股味, 把孫先生的平易近人風釆, 活形活現的展開, 如見其人、如聞其聲似的在眼前, 是我們受訓中最受歡迎的導師。

     在他的講課中, 提到他留學的過往, 他是多倫多大學的畢業生。我是由他介紹才認識多倫多的國大代表張子田先生, 算是照顧我的人。黃師退休後,我于役立法院,和我成了忘年交,以後且是多倫多大學的校友,談起母校,就更親切了。我們有機會在李定一老師家宴中重聚,說起當年我記得他說過孫先生的掌故;引得他開懷大笑。

黄季陸老師在那天宴會中,還談起有兩次經太平洋回加拿大, 在郵輪遇到孫中山先生的事, 當時民國尚未建立, 但孫先生已經歷「倫敦蒙難」脫險, 成為舉世著名的中國革命領導者, 經常奔跑美加大城, 籌募起義經費。而黃老師還是在校的留學生, 接受西方教育。當時留學生不多, 不是公費生就是世家子弟, 一般都頗自負, 同樣也充滿改革中國的理想。黃師正是當時留學生的心態, 遇到孫先生, 就和他談起來。黃師是讀社會科學的人, 就和孫先生談起中國政治丶社會政策和民族前景的相關問題。孫先生很仔細的聽他說, 也問及他的主張和最近讀什麼書。剛可當時有一本轟動學術界的新著出版不久。黃季陸老師很得意的説着這本書的內涵。到他説完, 孫先生在行李中抽出一本書, 正是他說的那一本, 翻揭幾頁, 有的劃缐, 有的眉批, 孫先生早已閲讀過了。黃老師詑異這本書剛出版, 他還是初版發行的第一天買到, 怎麼孫先生會這麼快就讀完? 孫說:這本書還未排版, 出版商已打廣告接受訂購的, 比公開放在書店發售還早。黃季陸老師説: 孫中山先生好讀書, 畢生全無積聚, 只有幾箱書算是全部遺產了! 他的兒子孫科也説過: 父親只有幾箱書留給我。

     記得黃季陸老師在夏令營,說起孫中山先生的幾個掌故:第一個也在郵輪發生, 當時清廷大臣李鴻章,派出的一位重要幕僚伍廷芳同在郵輪上, 伍是僑鄉新會人。 由於渡洋的日子長, 有一天伍廷芳又看到孫先生在閱讀, 讀的是一本英文書。他好奇問孫先生看的是什麼書? 原來是一本〈華盛頓傳〉。伍很想知道他對這本英文讀本了解多少; 就以英文相問。才知道他七歲便到檀香山入英文學校, 還得過夏威夷王頒獎的英文文法獎。談起來知道孫已回國接受中文教育丶又在香港西醫畢業, 並完成醫生執照的檢定。以第一名畢業獲香港總督羅便臣頒獎。伍廷芳説他閲讀的, 和醫生專業不相關的書也有興趣嗎? 孫先生當時正是被澳門的鏡湖醫院萄籍醫生的妒忌和排擠, 很感慨説起民族的危難丶政府的腐敗; 他連做醫生都難立足, 心裡只想救國救民。他完全不知道談話人的身分。伍廷芳問他怎樣救國救民? 孫中山胸有成竹的侃侃而談; 伍廷芳大為驚異, 就告訴他應去拜見李(相國)鴻章, 問他肯不肯去? 孫説當然肯去, 但李鴻章肯不肯見我? 伍廷芳才告訴他的身分。以後伍修書李介見孫, 這是孫中山向李鴻章上「萬言書」(一八九四年)的由來。有了伍廷芳的拜門帖,  李鴻章開了中門延見孫。見他是個年輕人, 心裡有點怪伍廷芳的冒眜。李鴻章當時炙手可熱, 位極人臣, 有稱「相國」; 有稱「中堂」。心想這位年輕人, 大概是伍廷芳的至親晚輩, 來謁見謀一官半職吧! 便問他的姓名。孫中山先生在廣東香山縣長大, 七歲便放洋到檀香山讀書, 檀香山很多同鄉, 講的是家鄉土話, 回國後受漢文教育, 到香港西醫書院, 不是英文就是廣東話, 沒有學過北京話。他講自己的姓名也不準確, 近於「酸聞」(孫文), 聽得李鴻章皺了眉頭, 幾次都猜不透。不耐煩説:「年輕人, 回去學好官話才來。」還不等孫的答話, 就說:「端茶送客。」他已離開座走了。原來官場應酬, 主人説:「端茶送客!」就是請你離開; 知客便到面前, 擺個手勢請客人出門, 而大門也有人先打開了! 孫中山的氣憤可想而知, 化了多少時間寫好「萬言書」, 又千里北上都門, 還未談到已被〈送客〉了! 但大門已關閉了, 他指着朱門大駡官吏昏庸, 還是被勸走了!

     孫中山的「萬言書」, 今天讀來, 還是國家富強的要訣, 他提出:〈 人盡其才丶物盡其用丶貨暢其流〉等綱領, 其中述可行性和後果必致國家富強, 的確是深思熟慮的政策性導言, 我們後來讀到的〈建國方畧〉丶〈建國大綱〉,都証明孫先生不但是個當代偉大的思想家, 同時也是一個務實的實踐者。他的「三民主義」, 在「民生主義」中批駁馬克斯是一個「病理學家」, 證之歷史, 共產主義經七十年的實踐, 沒有一個不是搞到「一窮二白」才放棄的。真的一針見血之言, 他的「民生主義」提出的「平均地權」丶「節制資本」。土地增值歸公; 資本與個人所得漲幅用合理的累進稅率, 達成社會國民均富, 徹底解决資本主義的後遺症。馬克斯只看到資本主義之弊, 而無法醫治其病, 故只是「病理學家」, 不如他既可診斷其病, 還可以根治其病, 到了二十一世紀, 我們看到先進國家, 或多或少都在試驗孫先生在一百年前的理論: 他是二十世紀的偉人, 那是無可置疑的。

     伍廷芳介紹孫先生去見李鴻章, 假如李禮賢下士, 不因官話不對勁而肯聽他的陳詞, 或者接過這上書後去硏讀, 能納諫去做; 孫先生是不是還非推翻清廷不可? 可惜歷史是不會討論假設的議題。然而 , 正如孫先生所言, 他唯一寄望李鴻章之心已死了, 就非革命不能救國救民了。

 

    黃季陸講孫中山的第二個掌故:一八九四年見李鴻章之後,同年 中日戰爭爆發, 李鴻章的北洋艦隊全軍覆沒, 孫中山大受刺激, 回到檀香山要組織「興中會」,從事推翻滿清的革命運動;他想革命一定要有經費支持,他的哥哥孫眉是檀香山最有錢的人,華僑稱他做檀香山王。孫中山想,我要籌款革命,如果不先要哥哥捐,人家會怎麼說? 他説:「大哥, 你也是賣豬仔來到檀香山, 頂風櫛雨丶胼手胝足了幾十年, 好不容易到現在, 良田千頃,果樹萬枝。我們鄉里叫你做檀香山王。在華僑社會稱王稱帝; 我們一家都得你的庇蔭, 尤其是對我的裁培。但你一生的奮鬥, 也接近年老了!人生百年, 我們總有一天過去, 誰都不能倖免的。但你回頭看看我們的國家, 民窮財盡, 大家做奴隸求溫飽, 很多人都不可得到, 就是滿清昏庸無能, 這樣下去, 英國人的鴉片毒害, 其他列國的掠奪, 人民都是病夫, 官吏都是虎倀, 皇室窮奢極欲。沒有一個國家看得起我們, 都在排華, 連美丶加也不准華工入境。那一天檀香山政府說你的財產收入不明, 任何一個罪名, 你擁有更多土地和財產都保不住。滿清政府早已說華僑是「天國棄民。」 沒有領事敢保護你。你看看我便知道, 我是西醫書院全校第一名, 有英丶葡醫生執照, 在香港被英籍醫生排擠, 以為到澳門這個小地方, 也被葡籍醫生排擠。國家衰弱, 什麼都談不上。」孫眉聽了半天, 不知弟弟想説什麼。説:「你想要我怎樣做, 大哥從來都依你, 你乾脆直説吧!」孫中山說:「大哥! 如果要想我們在生之年, 看到我們這一代不再受歧視丶受排擠, 讓後代子孫不再做滿人的奴隸,讓國家免於被列強宰割和瓜分, 我已决定在海外結合有志人士, 全心全力做推翻滿清, 再造中華民族復興的革命起義。」孫眉雖然是個老實華僑, 受教育也不多。但太平天國起義的故事也少有所聞。孫眉面有難色説:「哎吔!細佬呀, 失敗會殺頭的, 還連累我們一家一族的呀!你不要做。你回到檀香山來, 可以在這裡做醫生, 這地方就很缺乏醫生, 中醫師行醫都不干涉, 何況你是西醫生, 他們也到香港招請醫生來。我都有千多個僱員, 為他們看病都夠你賺翻了!不愁沒有好入息。還有, 大哥也漸漸老了, 子侄輩都不如你, 大哥不交棒給你還交誰呀?」孫中山説:「我已不計較我個人了!做醫生也是救個人, 我要救全漢族, 救全中國人民啊!我只要求你在金錢上支持我革命!誰教我有個有錢的大哥, 你不在金錢上支持我, 我又有什麼方法説服他人支持我革命呢?」孫眉想了一下:「你要我支持你多少錢?」孫中山説:「我只能說, 你一分一毫都是革命的經費, 小弟一分錢都不會浪費在個人的享受上。」孫眉倒進退兩難, 長兄當父, 自己不是不知道弟弟是個非常人物, 所以從小寵愛, 自己也沒有什麼反對的理由, 這個老實人就説:「你猜革命需要多少年?」他的口氣似乎鬆動了。但這個問題, 倒是對孫中山一個新的課題, 他在沉思:「大哥, 這個問題問得好, 太平天國起義是一八五0, 三年以後便攻入南京建都了, 可知滿清的軍隊已不能戰, 只是太平天國到了南京, 不思進取, 大家爭權奪利而內訌; 滿清還要靠英法聯軍的參戰, 太平天國要到一八六四年才滅亡, 前後經過十五年。如果大哥答應金錢支持我, 我就馬上組織行動。越早越好, 滿清已無可救藥。我化了十天時間寫的「萬言書」,李鴻章看都不看, 清朝還有多少希望?但滿清已立國二百多年, 要推翻它, 應比太平天國要多費些時日,但 一丶二十年就夠了!因為我會吸取歷史教訓, 以天下為公, 絶不爭權奪利; 而且我的國際知識比滿朝文武都好, 列強只會幫我而不會支持清廷政府的。」孫中山的答復, 有根有據而且信心滿滿的。孫眉也聽出道理, 畢竟兄弟情深,也就答應了。同年「興中會」在檀香山成立(一八九四)。孫中山帶了孫眉第一次帶頭捐出的巨款, 再回香港, 建立分會組織, 吸收同志和宣傳革命。又到日本橫濱召集反滿志士宣佈「興中會」成立, 正在孫先生宣佈的時候, 集會的隔壁突然倒塌下來, 孫中山即席説:我宣佈「興中會」在日本成立, 腐敗的滿清就倒塌了!這的確是一個神妙的巧合, 在黨史也有這個記載。孫中山到日本建立了組織基地, 又回到香港密謀第一次在廣州起義。以後每次籌款;都是孫眉目首捐。到革命成功,孫眉早已傾家蕩產,連房子都沒有。孫中山做了臨時大總統,才能把哥哥接去同住。

孫先生第一次革命失敗,亡命日本, 也的確從「興中會」成立, 到辛亥革命成功(一八九四至一九一一年十月), 前後剛可十六年, 真不出孫中山所料。那時孫眉的全部財產, 在十六年中被孫中山革命已全部化光了。而他已經五十七歲了, 他一生只有六十一歲(一八五四至一九一五), 他比孫中山大十二歲(一八六六至一九二五), 孫中山只有五十九歲, 中國人計齡才六十歲(實際還未足)。革命成功的兩年之後兩廣底定時, 孫眉的親友聳踴他: 論功行賞, 革命的成功, 孫眉真可說毀家紓難; 雄霸一方的大財主「檀香山王」, 竟然變得兩袖清風。小弟做了臨時大總統, 你起碼當個省長也不為過吧!孫眉這個老實人, 想來也滿有道理, 便對弟弟説了。 孫中央山聽了, 先盯着孫眉, 孫眉還從沒有求過弟弟, 只有弟弟求他, 這時突然顛倒了位置, 自己有點不好意思的靦腆態, 倒使孫中山感到對不起面前的老大哥, 突然覺得自己老了,奔走革命這十六年, 從來只有伸手向他求助, 最後連住屋都賣了!現在革命成功了!自己還是焦頭爛額, 但總算有初步成果, 起碼有個官邸可住。但眼前的老哥哥, 已經是蒼蒼白髪, 步履蹣跚了。他真對不起眼前的老人:「哥哥呀!我真對不住你, 也很慚愧, 我連總統不做都可以讓給你; 不要説廣東省長, 但國家建立未久, 外有軍閥割據, 內有勢力互相傾軌, 又是民窮財盡的環境, 要維持政府的開支丶軍隊的糧餉。哥哥呀!如果你還有點財產丶有點積蓄,我都求求你捐出來, 你這個老實人, 從不講假話, 確實早就被我搾乾了。你做省長便要應付各方的需索, 做不好還被人駡丶被人威脅, 而且你當初也沒有因為想到會當省長才幫助革命, 你的財產, 决不過是做一次省長的虛名就可以了結。但是你一但做了, 你不過是有目的賭博, 但這極小報酬的價值,遠遠不及你無私的奉獻,你的史蹟將與民國的建立成為一體, 講民國史不能不講你, 你的人格説多大就有多大。哥哥你真要想清楚:要不要做省長啊!」孫眉説:「我以前不明白, 我不做了!」孫眉只再多活了四年, 一九一五年便逝世, 他造就了孫中山創造了民國。他逝世的時候, 正值討袁運動, 黨史也沒有記載孫中山奔喪的事。兄弟都是捨私忘家的人, 我們讀史, 在這翻騰的年代, 每念於此, 我們能不掩卷嘆惜!

 

 黄季陸講孫中山在革命過程中,到海外華僑聚居的大城市,秘密號召有志之士參加, 孫先生到日本橫濱謀吸收同志, 住在馮自由的父親經營的雜貨店內。馮自由袓籍廣東南海人, 隨父居日本橫濱,並在日本受教育。孫中山到橫濱來, 馮自由時年十四歲, 因孫中山下榻在此, 朝夕時常見面, 馮自由少年活潑可愛, 孫常與他相對談話, 向他講述滿清的腐敗, 漢人是怎樣被壓迫, 也向他講述太平天國起義的故事。少年對新知識的追求心是熾烈的。孫先生能言善道, 馮自由有空就纒着他講故事丶講時代新知。孫中山常常在講述中講人道、人權丶自由平等;講專制的不合理丶壓迫百姓的不人道。慢慢講到漢族這麼多人, 卻被極少數滿洲人當奴隸, 予生予殺都不敢反抗, 這樣下去, 中國人整體將被列強瓜分, 我們變成奴隸的奴隸, 國土也成次殖民地, 我們甘心嗎? 對得起列祖列宗嗎? 馮自由被感動了。問孫先生怎樣救國? 孫中山就告訴他: 去年已得哥哥的資助,組織了「興中會」, 而且起義, 有了首次經驗, 將來必定成功。馮自由說他也要參加。孫中山説: 這還要問問你的父親, 因你還沒有成年。馮自由果真去問父親; 他的父親對滿人也極度不滿, 自從鴉片戰爭之後, 五十多年來, 都是戰必敗, 敗必割地賠欵, 如今甲午戰爭又敗, 中國已民窮財盡, 滿清如果不這樣腐敗專制, 自己在橫濱也得看日本人嘴臉, 也真失了做人的尊嚴。他知道孫是個西醫生, 他的哥哥孫眉是檀香山的大富翁, 也支持弟弟革命。孫先生省吃儉用, 到處奔走革命, 但自己卻睡在店裏櫃枱上, 連自己要買一張帆布床給他都不肯。見他信心滿滿的, 馮自由要跟着, 未必不是好事。也就答應兒子的請求。馮自由興高彩烈的去告訴孫先生。他要加入「興中會」參加革命。卻看到孫先生冷冷的說: 你要答應我兩件事情, 我才允許你參加: 第一丶你要參加革命, 它的目的是為漢人得到自由平等, 你首先要改個名字, 叫做自由, 以後叫做馮自由;要提醒自己要為中國人的自由而努力。馮自由從此終身以馮自由為姓名。孫中山接着説: 你要參加, 我要你記得第二件事:「革命事業的基礎在學問。」日本的教育良好, 你要努力求學, 革命需要人才的。馮自由全都答應下來, 雖然他十四歲, 孫中山還是為他舉行莊嚴的入黨的宣誓。以後馮自由長大了, 孫先生革命成功以後, 還當着許多元老面前介紹他是「革命之子」。馮自由除了上課, 自此跟着孫先生做革命的送信工作, 有時跟着孫先生到橫濱唐人街去, 由馮自由敲鑼, 聚集了人群, 孫先生就站在矮木箱講革命的道理, 無論多少人, 他都講下去。有一次, 全數人都走開了。孫先生還是站在木箱一板一眼的講, 馮自由提醒他:先生!人都走了! 孫中山説:你不是人嗎? 我也要講完, 讓你有一個完整的概念。馮自由後來常講起這事。

 

     孫中山後來在日本改組「興中會」為「同盟會」, 包容了許多反抗滿清的組織, 革命的隊伍也壯大起來。馮自由在孫先生到日本的時候, 總是忠實的追隨者, 他終於在早稻田大學畢業了。孫先生很髙興, 派他和李自重兩人到香港,去建立組織和策動革命的宣傳。兩年前有一齣電影:「十月圍城」。就是以革命元老李煜棠一家的故事為骨幹, 是親情的不捨和革命的犧牲, 悲壯地刻劃出中國人在推翻滿清的過程, 該片當然有戲劇的渲染, 但人物卻是真的。李自重為保護孫中山犧牲了, 李煜棠為獨子之喪的哀啕, 的確賺人眼淚。李煜棠還有一女, 就是馮自由的妻子。馮自由在香港出任「中國日報」社長兼總編輯, 並創造辦一雜誌。畢生效忠民國, 到一九五八時年七十六歲才逝世。

     黃季陸老師講孫中山先生的掌故很多。都可以看到他偉大的人格、天下為公的襟抱,是中華民國的締造者,是世界人類的先知,任何對他的毀謗,只證明自己淺薄的無知而已。

 

 

2016 許之遠 版權所有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