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二0一六年 成 「火水未濟」的亂局

 

   我有一位兩代交誼的長者譚先生,「全面抗戰」開始不久,在「淞滬會戰」之後,從加拿大返回開平縣故鄉。時當中國兵荒馬亂,以血肉作長城之際,他卻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前,就要回故鄉去,在加的親友苦勸未果。譚先生是一位對易學和勘輿學兼擅的高手,所斷無不應驗,他堅信日本必敗,所以揚言回國要「飲勝利酒」,但沒有一個人相信。回鄉不久,日本便偷襲珍珠港,美軍封鎖太平洋,他被困在故鄉,真的飲了勝利酒才回加拿大。由於我們有通家之好,我來加讀書的第一年,就住在他的家;一年的相處,他的學養和我看到他對人事丶世局的預測,沒有一次不準的。我當年二十七歲,就是不相信這種沒有科學根據的傳統學問。以後我搬出他的家,那幾年還常接觸。我的兒女相繼出生,沒有一個不準確預告他們的性別、性情:以後的人生路程,想來也如所料。同樣我個人所請教的,也沒有一次不精準預告結果。由於這樣,我請他批個「八字」,別的不說了;縈懷於心記得牢的:他說我只有六十四歲,沒有享得加拿大規定六十五歲的老人。不無戚戚,也不免問他有沒有算錯,他說就是這樣,不會錯。這樣肯定,從不相信也猶豫了!只可問他有什麼可化解?他漫應說:「仁者壽」;又漫不經意說:學「易」可以趨吉避凶。當年本來不相信,不久也淡忘了,偶然記他說話的神情,也只當他敷衍我,並不為意。後來我快到六十(一九九五),想起譚先生之言,突然感到死神的威脅,不免心裏發毛,立即辭去公職,並開始讀易經和相關的著作、與研究易有成的人士交遊,後來兼讀佛經等屬玄學的書籍。六十四那一年,更少外出應酬;終於過了譚先生推測的年限。我有多次大車禍和其他意外,竟絲毫不傷;兩次上了手術檯,都莫名奇妙的被取消手術,醫生也解釋不準確,只亦想當然而已。
      
我只識一些易學基礎、觀念,用來知德著的《周易集注》推理、預測,但多年來在博文每有新一年的預測,卻大致準確。去歲乙未,在博文説:「未」屬羊,古字為「祥」,但多數未年,不祥比吉祥為多,去歲更多。讀者可翻檢一讀。今春(立春)入「丙申」,丙五行屬「火」,申生肖屬「猴」、「火猴」也。比去歲「乙未」不吉、更難過。
      
孔子「五十而學易」;聖人也學易,可見必有其故。我學易在六十以後,又不專注,故只懂一些皮毛。其初以來知德的「周易集注」為讀本;徐芹庭之「易經研究」為導讀;以後只算瀏覧易學相關書籍,不算精讀。後又與台灣易學張淵量丶盧淑貞丶多倫多的馬兆麒等老師問訉、指點。但終是基礎工夫而已。

 丙申年的「立春」在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農曆乙未年十一月十五日)。易學以「立春」定的四柱:年柱為「丙申」丶月柱為「庚寅」丶日柱為「丙辰」丶時柱為「丁酉」。每柱兩字,共八字,這一年的八字命就可推測全年的世局吉凶;像人的八字一樣,可算其終身的吉凶。
    
這個今年八字,以五行計,包括一木丶三火丶一土丶三金。獨缺五行中之「水」,火旺而缺水,易經稱為「火水未濟」卦。其卦詞:「火在水上,未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火為「至陽」,水為「至陰」。「火水未濟」即「陰陽失調」。在人來說一定會生病,在國家社會來說也是生病,就是一個失調丶難控的亂象卦。
     
照卦詞字面直接來解釋:「火在水上」之天干的:年丶日丶時柱是:丙、丙、丁,都屬火,俱在水上。其實八字根本無水,連水上都談不上。所以火水不相濟而失調;是處處火氣大  火氣狂烈,故能自傷亦傷人,國家社會均如此。因此,我們如知時勢的「君子」要「慎」「辨」別一切事「物」的實質(或是非)丶正邪。擇「居」(靠)於「方」(無險阻之平方處丶遠離險境丶或戰亂之地丶或靠近真理丶和平的一邊),含不參與激進或打擊和平眾生的暴力。卦詞的註释很清楚。
    
「火水未濟」卦真可像專為丙申年的社會現象而設。土丶木都弱;樓市休想像以前的旺。火多:能源如石油丶原油丶煤丶發電廠丶電子產品俱屬火,產量過多過旺,市場又沒有錢(水)購買化解而成災。那些產油國就苦不堪言。這都是火失調所致。金也過多丶鋼丶鐵丶車輪、車軌丶武器凡金屬也因太多失控。銀行貨幣丶金融產品丶股市股票俱屬水,和自然水都處處缺乏。乙未年底股市大亂,全世界救市,連剩餘的錢都在股海蒸發了,市場枯亁(無水);「立春」以後無水可調的現象更顯著。火氣又大,四日的熔斷機制沒了;在這種情形下,全世界誰有能力救市。明春恐怕不只金融有問題,北韓這惡狗近日搗亂,放火放核。俄土都火了,敘利亞火不停,中東始終戰火不熄。兩岸三地也難倖免。地球村所有「君子」(大丶小人物都如是)都要自我克制,「慎辨物居方」,否則不論個人,也不必論那個國家、地區;丙申年都是火躁失調、亂動不堪之年,比去年乙未更不祥!個人淺識,僅供讀者居安思危的參考而已。祝讀者新年迪吉、百福咸臻。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