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來得光明、去無怨悔

 

我在中國內地各大網絡建立個人的網頁,是在2008年底十二月十二日開始的;到執筆為本文時,已經歷了六年另三個月。還有一點傳奇性的巧遇才促成的;緣該年是〈世界華文作家會議〉,選在台北劍潭的〈青年活動中心〉召開,該中心是蔣經國時代興建起來,供台灣青年學生、海外青年暑期夏令營活動的。建築物含大小會議室、飯堂、茶餐廳、宿舍等設備,和大飯店略近,還多了活動空間、郊區的清新感。我三個兒女都在入大學前,先後遣返台灣參加過為期三個月學習中文、國語等文化的活動。到成年後有時還說起劍潭;而我却沒有參觀過。這個理由,也就約同溫哥華詩人余玉書前來了!宿舍的安排早就任由主辦單位决定,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作家新文友總是好的,主辦單位想得週到。

 

我報到後按分配進入雙人房,室友的行李衣物已存在,書籍也齊整擺設好;顯然比我早到。不久室友回來,是一位來自澳洲的作家。他問我有沒有自設網頁。我說原本為加拿大中文報紙寫専欄的;但有位好朋友在香港雅虎為我開設了一個,將我一些評論刊出。在他的家裡瀏覽過一次。我還沒有電腦,這年紀恐怕也學不好就算了。所以有一個也是白設的,友人也是做完癌症手術,所以從不過問。他又問我熟悉大陸熱門網上作家否?我說完全陌生,連看也沒有,不要說熟悉了!他打開電腦點出他的網址,原來是個網頁上的大熱門作家,姓楊名恆均;還出版了好幾本間諜小說,澳洲一著名大學的博士生。我們也交換了幾本專著,他也找出我唯一網址。我和他雖然年齡可以做他父親輩,但同是揺筆桿的同好就縮短距離,亦因個人對固有文化的薰陶,認為交個朋友,就要如《菜根譚》言:〈交友須誠,疑則不誠矣。〉我終身服膺之。那時也剛可是國民黨召開〈中央評議委員會議〉,也是我到台北來另一個原因。我完全不迴避楊恆均在旁,草擬發言及提案,他很詫異。我向他解析:國民黨不是什麼秘密組織,什麼事都可以公開辯論。如果你想要一份打字的正式提案,會議後我可交給你。以後他在博文記述此事,並且說,如果他能見到馬英九,他的讀者要他帶給馬的,和我的提案何其這樣相像。最後他說:許某就算是個國民黨的忠貞分子,也是個異議者。這個認定,當我們在一起時,他都說了。我說:作為一個讀書人,或者是個作家,不做異議者難道做〈歌德派〉麼?立論就一文不值;和五毛有什麼分別?

 

楊君認為,如果我能在大陸設網頁,一定能吸引眾多讀者。他還責以大義負起作家的責任。他為我找到打字和上網的好手;只要手寫的文章傳真過去,就能在網上讀到。開始就有鳳凰網、天益、搜狐、网易、博訉、博客中國六個。後來不知為什麼〈天益〉被刪,又不久〈博客中國〉、〈搜狐〉先後停了,後來發現重開又恢復過來。在這以前,網上文友又主動為我新增到〈法律中國〉去。所以還是保留了六個下來。楊君也早就是楊博士了!為了减少好手變好友的辛勞,我努力學會打字和上網。亦終於能獨自操作。沒有楊兄的熱心和鼓勵,我不會在這把年紀還做這傷腦筋的事。

 

2008的世界金融海嘯,大陸在這逆勢崛起中發生汶川地震、三鹿奶粉、奧運會悲喜交集事;台灣再出現政黨輪替、陳水扁巨貪揭發;香港貪曾上台後一年即2008開始整體走下坡,每下愈况一直到梁振英的今天未見好轉。我就是在這中、港、台多事之秋開設網站的。

 

個人的自我獨白,設置網頁的目的,首次說明言必有據,不作臆測之言,以啟蒙、導正的首務。並把簡歷寫上;這點原不是我的主意,代上網的友人的好意認為,千萬個博主設網頁,如沒有一些吸睛條件,很難得青睞;因此經過了一些時候便撤下來。並認為閱讀過我的博文讀者,已了解個人作風,應引導讀者進入獨立思考、判斷,達到運用知識的功能。又過了兩年,就是目前在照片下所見的獨白。

 

上網以後,和網友的互動,不管同意或反對,都是一種樂趣,抱著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可以令己反思。最不堪者那些謾駡的人身攻擊。〈人到五十,義不受辱。〉遇上這種人,會為了人的尊嚴、污染社會的言行,我會據理訓斥這種謬論。我的〈異議〉有時還超過敦厚;譬如我將三年博文結集,初擬書名:《諍言有據》;好友陳兄就說不對,諍言還有點依附的模糊,我後來改為《讜論有據》;陳兄說:這才像你!可見我凡事低調。過去也有過博文被删,一些避諱的字句改隱指仍能刊出。近年來已有改變,而且相當明顯,不是五毛的騷擾了。內地好友笑我枉抛心力;不如在網上文集多下工夫。原來每週一篇延至兩週。以後就請到:《許之遠文集》閱讀;它也有簡體版的。

 

   白樺的《苦戀》拍成電影(約四十年前),我到多倫多〈金都戲院〉看。第一次看到電影反映知識分子,不禁淚流滿面!近日香港明鏡出版社出版白樺近年九次演講成集:《白樺流血的心》;大部分是在國外的演講。觸動每個中國知識分子的心。知識最大的功能是培養我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最好的土壤,還要清新的空氣而不是霧霾、充沛水源灌溉而不是限制。謝謝多年來支持或質疑。希望在《許之遠文集》(xuzhiyuan.net)相會。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