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憂患幾經成獨鶴

 

(讀余超平長者「輕鬆集」跋)

加西健筆、老而彌篤的耿介之士余超平翁,近日餽贈近著「輕鬆集」一冊,奉讀之時,生津止渴,沁人心脾。既讀之後,諌果回甘,令人解頤。

余翁先有「超平文存」行世,下筆莊重,如夫子論道:使人正襟危坐。今刊「輕鬆集」;如晏嬰使楚,使人含笑解頤。號之健筆,何曾過譽!

「輕鬆集」乃集作者平生所歷輕鬆事,一一以雋語記之,篇篇可讀。每篇長者五百言,短者只三行,文簡句精,有聊齋遺風。余嘗讀遷史「滑稽列傳」,淳干髠寓理於嬉笑之中,使齊威王得悟,而又不傷君尊臣義,乃高度智慧之表現。然世有淳于髠,必須有齊威王始可,否則,雖有大智慧之雋語,卻無解悟之人,豈不可悲。「輕鬆集」亦多經典大事,然滲悟者有幾人。治亂之由,彷彿未見,見之者更恐不多。此乃淳于髠之幸,而余翁之不幸也。

余翁「八十自嘲」,以為「如此人生,哀哀不遑,慶于何有?」然余翁所哀者,恐係「人生」,不是自哀。否則,其何以敝屣名利,以余翁之智慧與學問,不足以學加西某某評議委員,某某秘書長、常委、代表乎?其所以恥於邯鄲學步,乃在「耿介忠義、篤誠多實」,其認定「不阿權貴、不畏強橫」者,乃在「言動一以國家民族群體利益為依歸,先大我而後小我。」雖慨嘆為「時賢君子所嫉妒,政治阿飛所不滿!」實亦求仁得仁,何足為憾!

俗世所以為俗世,乃俗眼多而青眼少。然千千萬萬以為俗,多一人不多,少一人不少。有高度智慧者,何竟仍汲汲以為俗物,余不禁為天下蒼生哀!歸根結柢,乃拋不開世俗名利耳。能拋得開名利,便可超凡。超平之所以為超平,其價值豈在世俗之度。余翁有句:「憂患幾經成獨鶴」;而不成野雞鵪鶉。就可見其羽毛自潔而翱翔長空,豈為雞蟲蝸角之爭哉!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