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第九章:自學可成詩人 3/14/2019 11:49:10 PM

附錄2:陳新雄近體詩格律 3/14/2019 11:41:00 PM

附錄1:詩學的基本常識 3/14/2019 11:32:13 PM

第十章:詩的高妙與評詩 3/14/2019 11:27:42 PM

第八章:古今詩人的評析 3/14/2019 11:22:15 PM

第七章:詩人特質 3/14/2019 11:16:18 PM

第六章:好詩的構寫 3/14/2019 11:12:29 PM

許之遠的書與畫

 

2005年7月1日

提起許之遠先生,曾有人告訴我,假如多倫多只有一個作家的話,這個作家就一定是他了。他的作品很多,涉及的類別也非常廣泛,如有散文集《諤諤集》、《火花》,小說集《暗潮》、《唐人街外史》、《唐人街之變》和《許之遠詩詞集》,另還有政論集《1997香港之變》等,盡皆文筆犀利、見解精闢,為令人拍案叫絕的好書。

尤喜讀他的小說,寫來內容多采,場景富於電影感和鏡頭感。初來加時我於香港《東方日報》連載小說《多倫多風雲》,其中一些有關唐人街的舊情遺事,就曾參考過他的《唐人街外史》一書。

除了筆耕不輟,許先生更是一個予人驚喜的畫家。欣賞過他的《許之遠書畫冊》後,深感其筆觸甚有創意,格局清奇。正如李奇茂教授所道:「許書誠得書道之妙。其雍容法度,章法精妙;既得古人筆意,亦復得其格局。以書法入畫,筆精墨妍,氣韻自出。袁子才論詩首重性靈;余謂許子畫亦屬性靈之美,其自成面目,更何待言。」

的確,許先生的畫說得上筆到之處,意在筆先、翰逸神飛。他畫的貓鼠圖,其貓與鼠皆猶如於圖中飛躍而出。山石和菊,更令人想及漢武帝劉徹於《秋風辭》中的「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的哀婉之句。餘者山水、花卉、人物,亦雅致出塵。閱其詩,則具蘇辛遺風。

許之遠乃臺大法學士,多倫多大學文學碩士,臺灣《大成報》主筆,又曾參政為臺灣立法委員,乃一異士奇人。

作者 : 馮湘湘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