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謝雪心鳳兮獨飛

 

(為謝雪心來加演出序)

由於好藝文,藝文界的朋友特別多;舞臺上的藝人朋友自不例外。我雖然只是舞臺藝術的門外漢,卻是一個忠誠的欣賞者,對於這些朋友,我是誠心誠意地欣賞他們在藝術上的成就,其他所不問。抱「大節不虧,小節出入可也」的態度。藝人的成就不易,他們需要掌聲的鼓勵,不可隨便用噓聲把他們轟下臺;藝人的藝術生命在舞臺上,不宜過份苛求他們做希聖希賢的立德功夫。因此,我從不看那些「八卦」—以揭藝人的私生活為手段做膁錢為目的的刊物。至於所結交的文友就不同,如其人不正,其德乖謬,縱有生花妙筆,亦必然邪氣滿紙,不敢自污論交。

薛丁元兄帶謝雪心小姐來看我,以她屬昭倫宗親,自所歡迎。謝雪心出身「雛鳳鳴」;與梅雪詩分庭抗禮。「雛鳳鳴」第一次到多倫多演出的時候,我那時任文復會的理事長,發起招待她們,在當時的「國泰酒樓」筵開四十席;龍劍笙對我說:我們乘坐飛機從溫尼辟來赴文復會的宴會。這是因為「雛鳳鳴」在多倫多演出後,即須趕溫城的檔期,然後回本市飛紐約演出之故。我們在歡聚之餘,我表示以未見一鳳為憾,亦美中不足處。所指一鳳,當是有宗親之誼的謝雪心了。

謝雪心脫離「雛鳳鳴」以後,獨樹一幟。頗有「君為其易,我為其難」的勇氣。藝術之道,必須自立崕岸,有自己的風格,始成為藝術家。家也者,自立門戶也;其不同於藝術匠僅限於模擬階段。縱形象十足,亦是他人面目耳。近世舞臺巨擘,沒有一個不是從師門而出,卓然獨造而青出於藍,然後才可以成為一代宗師。國劇之梅蘭芳,學其祖梅巧玲、父梅竹芳,又從業師小福(即吳菱仙),都不足以造就其聲華,然後積經驗而變自己風格,遂能成為一代宗師。粵劇界之紅線女、芳艷芬、上海妹諸人,無不獨具風格,始成氣候。謝雪心能吸收諸家所長,開創自己的風格,其前途當未可限量。

欣聞此獨飛鳳兮,於今日演出本市懷亞遜劇場,吾將拭目以待。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