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24:15 AM

《總統 蔣公畫傳與墨寶》 6/15/2016 1:12:54 A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許之遠 5/31/2016 9:56:02 PM

從日本的<書跡名品叢刊>到國產的<西安碑林名碑>的感發 5/31/2016 9:53:25 PM

許廷藻唱酬雅集序 4/26/2016 6:15:21 PM

中華民族萬嵗! 4/25/2016 10:44:25 PM

孫中山先生的掌故 黃季陸口述 許之遠編撰(紀念孫先生150週年誕辰的講辭) 3/11/2016 8:03:21 PM

詩稿付梓之後

 

立法院同仁王德箴詞長送來一本詩集,使我決心把過去的詩作付梓,雖衹屬禍棗災梨,但總是人生無數美好的回憶的記錄。過去曾將部分詩稿抄成冊,印了少量映印本送給幾位長輩和詩友。想來是三十歲以前的事了。一幌眼又將另一個三十,許多詩作,隨寫隨失,有些由記憶補回來,有的從詩友、報章抄回來,有的從畫稿、書卷中重入詩筒。但有許多還是散失了。

詩是青、壯時代的產品。詩人不在壯年以前成名,恐怕老年戛戛乎為難矣!檢視詩作,三十歲前都是自發而寫的,不管強說愁也好,無病呻吟也好,都是感情充沛的。過此以後,應酬的就多了,起碼證明是被動。去歲歸國任職,竟未有任何詩作,可知頭腦越來越不靈光了。對過去詩作,頗有惘然愧對的感覺,許多散失的作品,也覺得可惜。因此,興起收集成冊的念頭。看到王德箴詞長的詩集,就決定當做範本,照她的設計模樣做,也是懶得另化腦筋。並一切交給助理沈公去經紀其事,我祗寫了『例言』和『代跋』,和作最後的一次校對。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