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作:《如何寫出好文章》(專著)、《情歸》(小說)、《中華民國能沖出百年宿命?》(專著)

第九章:自學可成詩人 3/14/2019 11:49:10 PM

附錄2:陳新雄近體詩格律 3/14/2019 11:41:00 PM

附錄1:詩學的基本常識 3/14/2019 11:32:13 PM

第十章:詩的高妙與評詩 3/14/2019 11:27:42 PM

第八章:古今詩人的評析 3/14/2019 11:22:15 PM

第七章:詩人特質 3/14/2019 11:16:18 PM

第六章:好詩的構寫 3/14/2019 11:12:29 PM

點點是心頭血 「諤諤集」代序

 

好幾本書寫好了,總沒有時間把它出版;本來想交給出版社,可以一了百了,用不著花腦筋,可是有了幾回的經驗,有些著作,印了許多版,只得過一次版權費,又不願和出版界傷感情,只可算了,想來還是自己出版好,這樣就擱下來,抽不出時間出版。不過,這還有疏懶的成分存在。

在多倫多快報寫了幾年「諤諤集」,已輯成一冊,原想加上一篇序文,今年關在即,風雪加厲,一夕,在火爐之旁,聽風看雪,傷時感事,寫了「東風第一枝」詞一闋;可能心思記著「諤諤集」出版的序文,竟把此中意寫了上去:「有筆難描,無人可訴,青絲暗換華髮,歲寒又近年關,隔窗聽風看雪,爐紅火旺,恰似是,當年豪熱,記否揮臂誓盟時,耿耿此心如鐵。人漸老,過河一卒,情轉脆,易傷感別,海天一鶴孤飛,覽盡虎狼蛇蠍,江郎老去,應嫌我,韻艱詞拙,可知字字雜啼痕,點點是心頭血。」

本港有一位書法家余雪曼,寫過一本「李後主詞的欣賞」。他說:「詞是屬青年人的。」想來不是沒有道理,我就有這個經驗,年青時好寫詞,中年後便少寫了。我曾跟過馮民鑑老先生學唱詞,可惜日久不練,學的都忘了。

這闋詞三易其稿,一連兩天,念茲在茲;「點點是心頭血」,想來也不算誇張,未知詞場高手,有以教我否?


2013年 許之遠 版權所有